初光

不是好人,但是我喜欢当好人。

自带奇怪的CP观和精神洁癖,不喜勿怪。

© 初光
Powered by LOFTER

【27ALL】星火燎原

这边忘了更,我可以说完全忘了我挖的这个坑了

被逮到什么的

不能愉快的浪了



——————


三、丧心病狂!男子为了性命铤而走险


虽然也挺想就这么甩手不管,但想想沉香木里面形形色色的深井冰【……】就感觉莫大的责任感。

“所以……杀手教学?”一脸不敢苟同的彭格列九袋哟~即使你用一副萌哒哒的表情看着我,我也是不会改变注意的。

可不要那么容易就死掉啊,阿纲。

借用了沉香木专用的练习场,我并不打算从健身教起,这种事情没有必要,记忆消失了身体的本能不会也跟着消失。

现在只是要教他保命的技巧而不是培养战术大师,所以我打算从最基本的手枪拆卸和保养开始。想要屈如臂使指的使用手枪,最基本的就是熟悉它的每一个零件。虽然以现在的科技炸膛的危险几乎杜绝但也不是没有,不是吗?

走进武器储存库,对家族还保留着我的人像辨识心里有点复杂。不去想那些事,快速的在枪械区拿了一把改良的伯莱塔92F。

“这枪叫伯莱塔92F,它的优点是射击精度高。比较适合新手,照你现在的情况刚好合适。该枪的开闭锁动作是由闭锁卡铁上下摆动而完成,避免了枪管上下摆动时对射弹造成的影响。经过改良之后这枪的维修性、故障率更低,在之前的各种试验里,它在风沙、尘土、泥浆及水中等恶劣战斗条件下适应性非常强,寿命也比其他小型枪支提高了一倍。不要小看这个数字,高寿命的使用率能在使用中更灵敏。枪不是其他武器,及时有更新的枪支陆续发明但为了准确和保命还是不要随便使用你不熟悉的枪。随手捞一把枪就能百发百中的,不是神枪手就是电影。”谈起感兴趣的话题我感觉情绪有点亢奋,尤其是对方一脸认真的求知欲能满足任何一个好为人师的满足感。

“下面我把它一步步拆开,你要记住它的所有零件、保养和安装步骤。”脱掉碍事的西服,三两下把衬衫袖子折至小臂处。稍微松了松领带,笑容满面的举起92F。

“首先,把保险销打开,然后按动弹夹扣,解脱弹夹后,拉动套筒,以便确认,膛内无弹。卸套筒,右手握枪,左手下拉扳机护圈,并使护圈突笋在扳机框槽的左(或右)侧上,不使弹回,左手拉套筒向后至定位,并上台套筒尾部,使之与套筒座导槽分离,向前卸下套筒,并从枪管上去取出复进簧。在卸下手枪握把护木,然后用水冲洗,用通条毛刷清理枪管内的子弹弹药残渣。在用干净的抹布擦干,涂上枪油,擦拭。最后结合……”虽然很想吐槽过了这么多年连火焰武器都发明出来的世界为什么没去改进枪械的保养机制,但我还是耐心的一步一步教,偶尔停下来介绍那些是可以替换维修的部位。

我来到西西里加入沉香木的时候,它和彭格列早就狼狈为奸【划掉】是同盟家族了。虽然我当时不知道,阿纲是个很好的朋友无关身份。这年头表里如一温柔的人可不多了啊,尤其是见识过黑暗和污秽还能如故的人。

拿过软布擦拭手上的油污,低头看着磕磕绊绊安装的那人。他总能做到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我最佩服的就是这点了。

虽然刚认识的时候我看的是颜值。【闭嘴】

等他基本熟悉枪械的拆装后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去了,递过一块干净的软布示意他把手擦拭干净。

“现在你也基本记住重点了,我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今天的时间不多我们再去练习一下射击。明天我再过来,当然你也可以去问一下赛勒斯,但他估计要收费。”╮(╯▽╰)╭

抓起外套随意披在右肩上,对比绅士的把外套整齐的对折披挎在手臂的纲吉突然觉得自己又输了。【跪】

射击场离这里的距离比较远,我干脆给他科普一下枪械的保养常识。

“保养枪支就像一个和一个美丽的淑女在谈一场罗曼蒂克的爱情,你要事事亲力亲为,爱护她、保护她。让它能向所有人展示她的魅力,她简直危险又迷人。不是吗?”浑然不觉被洗脑的彭格列教父若有所思的伸手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枪套。脑洞大开的同时开了一下小差,我有谈过恋爱吗?

这个分部的射击场是室内,并不是很大。控制防护玻璃落下后,在射击点再次重复了一遍射击要点。

“注意站姿,用双手。瞄准准星。由于地心引力和空气阻力的作用,在一定距离外如果枪管瞄向目标射击,子弹的就会打底打远。所以为了命中目标你必须将枪口抬高,使上身轴线与瞄准线之间形成一定的角度也就是通常说的瞄准角。”拔出爱枪示范了一下标准的姿势,也没戴上消音耳机,射击。

“10环。”可爱萌的电音娘及时的报出环数。

“瞄准角的大小是根据射弹在不同距离上的降落量来确定的。距离越远降落量也跟着变大,所以瞄准角也就越大,反之亦然。但也不要太过古板,就像美丽的女孩们。你不可能用同一种方式与她们交流,这叫耍流氓哟~”

“该说的我大概都说过了,今天最后的课程就是练习打靶。希望我明天过来的时候你的准确率在7环以上,当然,我说的是秒射速度下的准确率。”笑眯眯的给人压下一个几乎苛刻的目标,看到越发沉默寡言的纲吉表情破裂什么的。真是太好玩了~♪

愉快的心情直到走出分部的大门,告别什么的不需要。反正明天还要过来的不是吗?

突然感到背后有物体飞扑过来,熟悉的气息和体型不用说都知道是谁。飞快回头接住企图在背上挠上一把的黑色英短,在银色的兽瞳里清晰的看到自己帅气的脸。

“哟~好久不见,塔兹米~♪”“塔兹米是什么鬼!是梵塔兹!”几乎毛发都要竖起来,英短口中却发出了未成年雌雄莫辨的声音。

自觉的换了姿势抱着,熟练的抬手顺毛。

“是是是,搭档最棒了~家族年度不变的吉祥物呢~”用华丽的咏叹调应和着,如果换换表情也许更有说服力。“去我家玩吗?给你准备小鱼干哟~”

“啧,我已经达到了不追求小鱼干的层次了。”辩解着,却不自觉舒服的眯起眼睛。

“好好好,还有猫薄荷……”跨步走向车子,至于没关的门……下一个回来的人会关的。

大概。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