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光

不是好人,但是我喜欢当好人。

自带奇怪的CP观和精神洁癖,不喜勿怪。

© 初光
Powered by LOFTER

生与死的界线

葬礼已经告一段落,这几天守在灵前想了很多东西。对死亡这个词前所未有的清晰,并不是之前接触文字影像构想出的撕心裂肺和沉重。
心里空落落的,看着熟悉的面孔身躯僵硬的躺在棺材里感到是前所未有的陌生。
连着可笑的寿衣和听不清语句的超度经文给我一种十分遥远的空间距离感。
但我就站在这里。
三歩不到的距离。
仪式开始,听从主持超度的人言行指挥,度歩反应,神经麻木着,迟钝的似乎没有痛楚,又在盖上棺板的一刻感到眼泪掉下来。
人生总是不能圆满。
贫乏的词汇量让我总结不出具体感受,思绪却在每次眼前陷入黑暗的时候翻滚不息。
也许是时日太短我还不能完全平复心情,但眼里的水滴总算是可以由我控制住不掉下来了。
也许是风俗忌讳,在吵杂的鞭炮与炽烈的火焰后她生前的私人用品全都消失了。最后的最后,又由她生前最亲密的子孙们在坟前留下绝情断言,恳求她离开不许挂念生者。
对于灵魂理论我一直都是觉得是折磨,死亡本身是最公平的,它伴着生随之而来,不论高低贵贱都给予终结。那又何必有灵魂,阴阳两隔两边无法干扰又何必有灵魂在终结之后还去感受其他?
死亡应是最公正的安息与自由。
如果喜悦与痛苦之类的感触相对存在,那么我希望灵魂不存在。
愿您安息。
晚安。

评论
热度(5)